:::

:::
106學年度投稿園地

再別牛排

陳柏霖

    輕輕的我走了,

        正如我輕輕的來;

    我輕輕的招手,

    做別美味的牛排。


    那昂貴的牛排,

    是每個人的喜愛;

    排餐中的殘影,

    在我心中迴盪。

   

    牛排邊的醬汁,

    水水的在盤中滾動;

    在板塊的座位上,

    我甘心做一塊坐墊!

  

    那鐵盤上的牛排,

    不是極品,是天上虹

    揉碎在牛肉間,

    思想著仙人似的夢。

 

    尋夢?拿一塊戰斧,

    向青草更青春漫溯,

    滿載一車和牛,

    在和牛戰斧裡放歌。


    但我不能放歌,

    悄悄是別離的笙簫;

    西堤也為我沉默,

    沉默是今晚的牛排!


    悄悄的我走了,

    正如我悄悄的來;

    我揮一揮衣袖,

    不帶走一塊牛排。


| 2017-11-12 11:23:53
0 unlike | like 2